<p id="urhhe"></p>
  1. <object id="urhhe"></object><pre id="urhhe"></pre>
      <p id="urhhe"></p>
        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        新聞熱線:0577-67898890 廣告熱線:67810777 | 關于我們 | 舊版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文成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原創專欄  ->  文學  -> 正文文學

        故鄉的翡翠廣荷(散文)

        □ 周鐵紅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3年11月23日 來源:

           

            總有一道美食,會讓千里之外的你思念故鄉。每逢佳節,異鄉人思鄉更切。每當與朋友閑聊故鄉時,會不經意說起對故鄉的美好記憶。每次回鄉,當火車進入湖南境內,我會感覺十分輕松愉悅。到達懷化時,我會異常興奮。說句心里話,我可以忍受身在異鄉的孤獨,但卻無法忘記世界長壽之鄉麻陽的獨特美食。有時,會在夢中品嘗這些久違的美食。
            紫薇花開是歸期,每次計劃歸鄉時,我習慣提前把那些酷愛的故鄉美食羅列出來。菜單中,除了齊天坪的臘肉,蘭里的鵝,石眼潭的黃骨刺魚,江口錦江的灘螺,牛巖山的九月樅菌,西晃山的紅心獼猴桃等眾多美食。其中,有一道菜必不可少,那就是故鄉的翡翠廣荷菜。這道特色蔬菜味道十分鮮美,但是,即使在故鄉的高檔大酒店也很難品嘗到這道特色美食。
            每次說起廣荷菜,我的記憶深處就會想起白居易寫的那首《暮江吟》。想起詩中那句“露似珍珠月似弓”,想起那片在風雨中飄曳的翡翠廣荷。每逢下雨天,那一滴一滴雨水,滴落在廣荷的碩大葉面上,會瞬間變成銀白色的珍珠,晶瑩剔透。這些珍珠從廣荷葉面上快速滑落下來,消失得無影無蹤,讓童年的我覺得十分神奇。
            在我童年的記憶中,母親十分喜歡在房前屋后栽種廣荷。每當春雨來臨時,那片廣荷如雨后的春筍一般,匆匆從地里的泥土中鉆出。剛開始的時候,那些嫩黃的小葉片還不是那么惹人注意。進入初夏,廣荷已經枝繁葉茂。不知不覺中一道亮麗的風景就展現在我面前。大人們走進這片廣荷地,常常被淹沒于其中。我想,他們一定如同江南人在荷塘中采蓮一般幸福。也有可能,他們也會如同走進熱帶雨林一般驚奇。
            晴朗的星空下,螢光飛舞。微風迎面吹來,皎白的月光穿過那片碧波。此時,我與小伙伴們的心情都十分歡快。大家不知疲倦地穿梭在那片如翡翠一般的廣荷地里,我們一邊歌唱,一邊做游戲。父親偶爾會從屋里走出來,大聲地叮囑我們。在廣荷地里捉迷藏,一定要注意草叢中的蛇蟲。故鄉的夏季常?崾铍y耐,那時每當母親發現我食欲不佳時上,第二天,家里的餐桌上準會出現幾道樣式不一的美味廣荷菜。母親十分擅長烹飪故鄉的特色美食,我酷愛母親燒的廣荷菜。不管是五花肉燒廣荷,還是酸辣廣荷菜,涼拌廣荷,她做的這些廣荷,不僅清脆爽口,而且色香味俱全,都是濃濃的苗鄉特色美食。
            中午,家人們一起共享午餐時,坐在身旁的母親看著我津津有味地品嘗這些菜,如同享受山珍海味一般。此刻,她的臉上總會露出會意的笑容。很甜,也很幸福。飯后,我喜歡用一塊金黃色的脆鍋巴包酸辣廣荷菜。然后,一手拿著鍋巴,一邊哼著鄉間民謠。帶著發小們朝家附近的田野深處走去,盡情地享受夏的歡樂。


            故鄉的鴨肉燒廣荷菜,味道更是一絕。鴨肉的香,廣荷的鮮美,鮮而不油膩,讓人留戀,回味無窮。在故鄉每次過重陽節,餐桌上都會擺上一大缽鴨肉燒廣荷菜,作為節日的主打菜。每當此時,身在異鄉的我,腦海深處還是會想起老家房前屋后那片翡翠廣荷。
            我酷愛故鄉的廣荷菜。三年前我還特意在我房前的花壇里栽了一塊廣荷。施肥,拔草,松土,加上浙南溫暖濕潤的氣候,都還沒有入夏,這塊翡翠廣荷長勢已經十分喜人。某天清晨,善良的鄰居還特意來我家提醒我:周,你家花壇里那塊植物雖然好看,但有劇毒。小區孩子多,萬一孩子們去采摘,不小心吞食,后果不堪設想。我笑著向鄰居解釋,那植物不是劇毒滴水觀音,它是我們故鄉的特色美食廣荷菜。鄰居將信將疑。為了消除她的顧慮,我特意到野外弄來一棵滴水觀音和一棵食用芋頭,然后把這些植物放在一起對比。她眼前一亮,真的呢?只要仔細觀察,其實它們莖葉大小形狀不同,還有它們的顏色也完全不一樣。
            這些廣荷是那年春天,故鄉的親友阿蓮專程從老家帶來給我栽培。阿蓮與我年齡相仿,遠嫁浙北杭州多年。那年冬天,我在杭州出差,受邀順道拜訪了阿蓮。她十分熱情地招待我與她的家人一起共享晚餐,餐桌上,擺滿了蝦、蟹、海魚等豐盛的海鮮。她感覺我對海鮮不是那么感興趣,趕緊從廚房搬來一大盤菜。她笑著對我說,相信這盤菜應該合你的胃口。在這遙遠的故鄉竟然能夠吃到我朝思暮想的廣荷菜,我情不自禁地叫出聲來,趕緊吃了起來。她看著我,我搖頭告訴她,味道不錯,但與家鄉的鮮美廣荷菜相比,那味道簡直是天淵之別。她趕緊向我解釋,她也十分喜歡廣荷菜。這里沒有廣荷,她只好用食用芋頭莖代替廣荷,常用這種菜緩解自己的思鄉之情。用餐后,她笑著對我說,下次回鄉,她一定會帶些廣荷苗來杭州栽培。
            重陽節那天,母親從遙遠的故鄉打來視頻電話。我們除了聊起近段時間我的工作與孩子們的學習生活,母親還專門問起我栽種在花壇的廣荷。我告訴母親,這些廣荷長勢不錯。但是,沒有故鄉的味道,可能是浙南氣候溫差太小的緣故。
            母親與我一邊聊天,一邊催促父親到廣荷園里掰一捆廣荷快遞給我。視頻里,父親一邊抽著香煙,一邊掰著廣荷。父親香煙的煙霧在空氣中瞬間凝固,我突然之間又想起了很多與廣荷菜有關的幸福往事。

        總監制:黃金杰監制:陳葉靜責編:項露露編輯:張嘉麗
        點擊排行

    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合作 | 聯系我們 全站導航

        • 相關鏈接